瓦伦西亚cevisama影响力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紅色記憶 >> 紅九軍團長征中在黔西北的兩次戰斗
紅九軍團長征中在黔西北的兩次戰斗
作者:文|宋 淵  發布日期:2019/5/16 閱讀次數:
菜籽坳戰斗紀念碑(資料圖片)
梯子巖(資料圖片)
  紅軍長征是人類軍事史上的一個奇跡。作為長征主力部隊之一,紅九軍團在長征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一萬多人的隊伍,走完長征路的只有十分之一,是真正的“九死一生”。紅九軍團在黔西北的金沙、大方兩縣,10天內打了四場硬仗,三勝一負。本文取其中規模較大的兩次戰斗簡述如下。
紅九軍團長征中在黔西北主要有兩次較大規模的戰斗,分別發生在金沙縣和大方縣,一勝一負。

  紅九軍團概況
  中國工農紅軍第九軍團是1933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初期中革軍委決定組建的。組建時,羅炳輝任軍團長,蔡樹藩(后為何長工)任政治委員。九軍團下轄第三、第十四兩個師和兩個直屬獨立團,全軍團共1.15萬人。長征出發后,紅九軍團擔任左翼,隨紅一軍團之后掩護軍委縱隊行動。
  1934年10月10日,紅九軍團參加長征,此時編制為:軍團長羅炳輝、政治委員何長工、中央代表何克全、參謀長郭天民、政治部主任李濤,下轄第三師和第十四師。
  1935年7月,紅一方面軍和紅四方面軍會師后,紅九軍團改編為紅三十二軍,隨紅四方面軍活動。1936年7月,紅四方面軍和紅二軍團、紅六軍團會師后,根據中共中央命令,紅三十二軍與紅二、六軍團合編為紅二方面軍。
  1937年,原紅九軍團主力編為八路軍120師359旅一部,投入抗日戰場。

  老木孔突擊戰
  湘江血戰,紅軍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元氣大傷,人數由出發時的8.6萬余人銳減到3萬余人。紅九軍團也大半傷亡,被迫將原有的兩個師縮編至3個團,共計2000余人。1935 年1月下旬至3月中旬,中央紅軍為了擺脫國民黨幾十萬大軍的圍追堵截,在川、黔兩省交界的赤水河畔展開了著名的“四渡赤水”之戰。3月21日至22日,中央紅軍第四次渡過赤水河,由川南的古藺地區再次回到貴州遵義地區,準備南渡烏江,繞過貴陽直逼云南。為了實現南渡烏江的計劃,中革軍委決定把紅九軍團暫時留在烏江以北地區活動,給敵人造成錯覺,以掩護主力紅軍的行動。1935年3月底,朱德按照中革軍委的決定,致電紅九軍團軍團長羅炳輝和新任軍團政治委員何長工,明確指出:“我一、三軍團明二十九日繼續南下,爭取控制烏江,執行新的行動。九軍團的任務須在馬鬃嶺西北路上擺露天紅標語,路側放煙火扮炊煙、散消息,偽裝成我軍主力將在此地區誘敵向北出擊而消滅之的模樣,以便我主力借此秘密迅速向南轉移。”
  3月27日,紅九軍團在仁懷馬鬃嶺接受中革軍委布置的“偽裝主力、誘敵向北出擊”的任務后,脫離主力紅軍,兵分兩路向長干山、楓香壩運動,以鉗制周渾元、吳奇偉之敵縱隊,掩護紅軍主力通過遵(義)仁(懷)封鎖線,向烏江邊行進。為此,紅九軍團在長干山、馬鬃嶺地區一會兒折東、一會兒轉西,在行軍中拉長距離、多打旗號,在馬鬃嶺西北路上擺露天紅標語等,故意讓敵偵察機發現。同時,還施放煙火,制造聲勢,迷惑追敵。部隊忽而東進,到白臘坎、南白一帶活動,并派人調查經湄潭和鳳岡去湘西北的路線,扮成紅軍主力將去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模樣;忽而又西進,轉向西北的松林和芝麻坪方向,擺出紅軍主力將北渡長江的架勢。紅九軍團的東進西跑聲勢浩大,使敵人誤以為紅軍主力還徘徊在烏江一帶,趕緊調兵遣將圍剿紅軍。就這樣,使追剿“中央紅軍的國民黨2個縱隊6個師跟著紅九軍團在烏江北岸捉迷藏”,等到敵人發現上當時,紅軍主力已經成功渡過烏江。紅九軍團大膽而巧妙的掩護行動,使毛主席變成了國民黨軍的“總司令”。
  紅一軍團突破烏江后,中央縱隊及紅三、五軍團也即將過江,中革軍委電令紅九軍團逐次向南移動以掩護大軍過江。4月初,中革軍委又電令紅九軍團務必于4月3日上午8時前趕到沙土尾隨主力紅軍過江。但是,當紅九軍團冒雨夜行繞道趕至沙土時,已是4月3日下午2時左右,超過軍委規定時限6個多小時,并且還有幾十里山路要走才能趕到烏江邊上。與此同時,紅九軍團派出的偵察分隊回報,為防追敵過江,留守渡口浮橋的紅軍干部團迫于敵情已將浮橋拆掉,并發現追敵吳奇偉、周渾元縱隊的先頭部隊已從烏江上游迎面撲來。在浮橋已拆和追敵逐漸逼近的緊急情況下,紅九軍團向軍委請示今后的行動。當夜8時,軍委電示紅九軍團:“向沙土、底水以東隱蔽”。紅九軍團根據軍委電令,連夜向沙土東北疾進,走出約20里后又折向西北往木孔方向前進,及時擺脫了吳奇偉、周渾元縱隊的追擊。
  4月4日下午5時許,紅九軍團抵達木孔后休整,偵察人員從當地貧苦農民口中得知,黔軍正從遵義鴨溪方向追來。為了擺脫追敵、掩護中央縱隊,紅九軍團領導立即召集連以上干部開會,介紹敵情、研究對策,決定擬定作戰方案對追敵給予狠狠打擊。根據木孔這一帶的有利地形,軍團領導決定采取伏擊戰打擊追敵。這次伏擊戰的地點選擇在菜籽坳,參戰部隊指揮員為:
  第七團(營)團長洪玉良,政委周生珍;
  第八團(營)團長崔國柱,政委幸士修,副團長李松;
  第九團(營)團長劉華香,政委姜啟化;
  教導營(大隊)營長彭上坤,政委黃勝明;
  軍團偵察科科長曹達興,作戰科科長劉雄武,偵察連連長龍云貴,特務連連長蕭新槐。
  兵力部署是:九團在正面,七團為右翼,八團為左翼,一旦正面九團打響后,七、八團從左右兩翼包抄。偵察連和特務連為預備隊。敵眾我寡,擒賊必須先擒王,攻擊的重點是先打敵指揮機關,使其指揮失靈,從而使敵不戰自亂。為此,紅九軍團主動從木孔向東行至菜籽坳,依靠地形設置伏擊圈隱蔽埋伏于灌木叢中。4月5日拂曉,紅九軍團進入陣地。8時許,敵先頭部隊開始進入伏擊圈,猶如長蛇一樣,敵軍陸續鉆進了我軍的口袋陣。12時,當敵指揮機關已全部進入伏擊圈時,紅九軍團指揮員見時機已到,一聲令下發出攻擊信號。一瞬間,各種輕重武器一起開火,機槍聲像炒豆、手榴彈像雨點一樣飛向敵群。國民黨軍措手不及,被打得暈頭轉向,但很快就從最初的慌亂中清醒過來,立即組織抵抗。負隅頑抗的敵人幾次組織反撲,都被紅九軍團一一擊退,并分割包圍起來。激烈的戰斗持續了數小時,漸成膠著狀態。戰斗從中午一直打到下午,突然,戰爭史上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上萬敵軍差不多同時停止了作戰,陣地上一時間竟然聽不到槍聲了。原來,素有“雙槍兵”之稱的黔軍大煙癮發作,官兵都要抽大煙。早年在滇軍當兵的羅炳輝將軍熟知黔軍這一惡習,立即抓住這一稍縱即逝的寶貴戰機,命令全軍發起沖鋒。10多名司號員同時吹響沖鋒號,紅軍將士從將軍到士兵直至文職人員和炊事員,全軍躍出叢林,如猛虎下山殺向敵群,打得敵人亂作一團。正所謂兵敗如山倒,在紅軍的強大攻擊下,黔軍戰斗意志徹底崩潰、戰力盡失,紛紛舉手投降。這次伏擊戰,敵我雙方五公里內兵力比例為7∶1,紅九軍團指揮得當,戰術高超,將士勇猛,終獲大勝,擊潰黔軍猶國才部7個團,消滅敵軍300余人,俘敵1800多人,平均每個紅軍戰士消滅或俘獲敵軍一名。繳獲長短槍1000余支,敵師長魏金鏞被擊傷。黃昏時分,戰斗全部結束,部隊返回木孔宿營。多年以后,老木孔戰斗舊址仍不時有朽爛槍支彈藥出土,印證了當時戰斗的激烈程度。金沙縣黨史研究室還了解到,有一位廣西籍的黃姓紅軍戰士在此役中負重傷,得到當地老百姓的幫助養好傷并在金沙生活了五年后才離開。人民的軍隊人民愛,這是革命老區人民對紅軍深情厚誼的具體例證,事實上,這種情況在黔西北地區普遍存在。
  老木孔伏擊戰是紅九軍團單獨行動以來打的第一仗,可謂以少勝多、以弱勝強,智勇雙全、敢打必勝。這一仗,不僅沉重打擊了尾追之敵,而且也使附近的敵人聞風喪膽、退而不敢應戰,數萬敵軍因此龜縮不前,從而使紅九軍團的行動更加主動自由,一時出現了前無堵軍、后無追兵的大好局面。紅九軍團的行動,更重要的是有力地配合和掩護了主力紅軍的南進,在戰略上起到了畫龍點睛的重要作用,是貫徹毛澤東軍事思想的光輝范例,被譽為“戰略輕騎兵”。美國著名記者索爾斯·伯里評價:“如果說‘四渡赤水’是毛澤東軍事思想史上的皇冠,那么老木孔突擊戰就是這頂皇冠上最耀眼奪目的明珠。”

  貓場戰役
  4月6日,紅九軍團離開木孔往西行至平壩。7日,接軍委關于紅九軍團向畢節、大定前進的電令后,部隊經桂花、石場、太平等地進入大定(今大方)境內,當天輕取長巖。8日智取瓢兒井鹽防軍,在該地休整三日。12日繼續西進宿于八堡。13日入畢節縣境小壩、石關口地域。14日折回大定縣境經響水、雙山宿于野麻閬。15日經楓竹壩、箐篼牛場(現名牛集)于下午4時左右到達以列貓場。紅九軍團在這里被黔軍劉鶴鳴部勾結當地土匪武裝偷襲。
  貓場位于大方縣西部52公里處,舊時名為“以列”,其領主阿可以列是水西安氏宗親,屬火著則溪,是水西四十八目之一。此地地形從兵法上講屬四戰之地,易攻難守,歷來都是兵家所忌之地。當年,這里是土匪橫行的地方,貓場附近地主土匪武裝共有2000余人。
  來到貓場后,以羅炳輝將軍為首的軍團領導勘察了周圍的地形,感到在貓場宿營很不安全,但因為時已黃昏,貓場周圍尚未發現敵人活動,加上連日來的勝利,也有一定的輕敵思想,同時戰士們又累又餓,確需休息調整,于是決定在這里宿營,第二天凌晨出發,并派了后衛八團一個連放哨警戒。
  當時的貓場,在街口的財神廟和另一頭街口的以列小學、街上、韋家寨都住滿了紅軍部隊,軍團司令部駐在當時街上的商會局房屋內。紅軍到來,當地大戶、土豪地主聞風逃避,貓場韋家寨有名的大地主李超凡家也全家逃往干溝巖洞,只留下長工胡順清一人看家。據胡順清后來回憶說,當天夜里,駐扎在李超凡家的紅軍發了一夜的電報,電報聲一直響個不停。其他百姓因不明情況,誤信國民黨當局及當地地主豪紳的傳言,也有出走的。
  紅軍到來并不擾民,所到之處不僅秋毫無犯,還幫助當地老百姓挑水、掃地、舂米等,有的老百姓就陸續返回。紅軍向他們打聽情況,宣傳革命的主張,并沿街書寫、張貼宣傳標語,如“要翻身、當紅軍”“打土豪、分田地”等等。時隔多年,現在尚能看到殘存的標語。
  貓場土匪頭子陳志廉、陳全生以及坡腳地主武裝汪筱恒等見紅軍聲勢浩大,不敢輕舉妄動,得悉箐篼牛場駐扎有黔軍劉鶴鳴部,于是便連夜與其聯系,共同策劃偷襲紅軍。國民黨軍與土匪武裝分為三個部分從三路進攻紅軍:一路由陳全生部帶路經滑石板沿坡腳到貓場的大路側攻;一路由陳志廉配合帶路,由松林坡上官家大山直壓貓場街口,擔任主攻任務;一路由汪筱恒部帶路,下七家橋、抵劉家埡口截斷紅軍向東南方向(天生橋方向)的退路。敵心險惡,準備包餃子,一口吞掉九軍團。
  當晚,紅軍連哨發現遠處有火光、狗吠不已。連哨當即向后衛團八團團長崔國柱報告,崔麻痹大意,不假思索地說:“貴州地氣潮濕,容易出現鬼火,你們注意觀察就是了。”說完翻身又入夢。火光、狗吠聲越來越近,連哨再次報告,崔國柱仍不以為然地說:“貴州很窮,這也許是逃荒的老百姓。”既不找團政委、副團長商量,也不向軍團部報告,個人獨斷命令連哨繼續加強觀察了事。次日凌晨,紅軍已經開始做飯,準備離開貓場,敵人趁紅軍崗哨撤離之機,隨即占領了官家大山及右側高地,并架設好輕重機槍,敵二營及陳志廉隊伍由官家大山及大路上向貓場街口發起沖擊。紅軍臨危不懼,對攻擊之敵發起反沖鋒,但由于高地已先被敵占領、地形不利,紅軍屢次沖鋒未能搶占高地,傷亡較大。此時,敵三營于東南面搶占白龍廟,對街口、財神廟發起攻擊。紅軍幾面受敵,情況十分危急。此地已不宜久留,軍團長急令后勤、輜重、電臺、政工部門、直屬機關及幾十個馬馱子,由腿殘行動不便的軍團政委何長工同志率領,先行向梯子巖方向撤走。同時命令各團交替掩護,邊打邊退,向梯子巖方向撤離。紅軍因不熟悉地形,以致七團誤退到賴石溝,溝里全是大樹林,行動不便,主攻之敵跟著壓下來,側面敵人也發起攻擊,紅軍形勢不利,傷亡較大。少數部隊誤向天生橋方向撤退,遭敵人抄襲部隊襲擊,七團團長洪玉良帶的一個排被打散,洪團長和幾個戰士向槍聲多的地方追進才找到隊伍。七團的一個連在撤退中只剩下二十幾個人,連指導員李世彪右腳掌被打穿,通訊員過去背他,通訊員也犧牲了,最后司號員接過指導員的公文包倉促撤下。
  隊伍撤到梯子巖腳時,因馬馱上石級較慢,尾追的三股敵人合為一股,對紅軍跟蹤追擊,十分猖狂。此時九團在韓家寨執行阻擊任務,九團團長負了傷,九團已難支撐。軍團領導及時動用教導隊投入戰斗,一個猛烈的反沖鋒,很快將敵人壓回去。同時偵察連已占領了梯子巖巖頂,向敵人開火了,教導團和各團才陸續向梯子巖上撤退。敵人鑒于紅軍已在巖頂架設了機槍,不敢直接向梯子巖正面靠近。陳志廉、汪筱恒的隊伍還不死心,就爬側面山坡,妄圖繞道追擊紅軍。到下午兩點左右,紅軍終于全部通過梯子巖,繼續向納雍方向轉移。當地主土匪隊伍爬上山坡時,見紅軍已走,只放了幾槍,便返回貓場。因敵人也有部分傷亡,彈藥消耗較大,又懾于紅軍的強大戰力,不敢再追。
  紅九軍團貓場一戰犧牲、打散了四百多名優秀紅軍戰士,其中九團七連指導員羅洪標系后來的開國少將。當時他因帶領連隊阻擊敵人而與主力部隊失散,得到當地老百姓冒死掩護,以外地長工身份潛伏下來長達一年,直到紅二、六軍團進入黔西北后,才找到部隊,重歸紅軍長征隊伍。將軍晚年曾回訪貓場故地,尋訪感謝當年救助自己的父老鄉親,真實再現了紅軍與人民群眾的魚水情深。(作者單位:金沙縣史志辦)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瓦伦西亚cevisama影响力 分分赛app 新疆时时五星96期开奖结果 江苏体彩11选五分步走势图 罗马时时彩官方网站 马牌十三水牌型图片 吉林11选5走势 超级赛车开奖走势 澳洲幸运5数据分析app pk10七码死公式 上海晓游棋牌平台 pk分析软件 福彩20选5中奖奖金 智慧赢家智慧赢家 快乐公益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