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伦西亚cevisama影响力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歷史文化 >> 清代兵部侍郎韓鑅其人其事
清代兵部侍郎韓鑅其人其事
作者:文|圖 畢節試驗區 程 紅  發布日期:2019/4/15 閱讀次數:
韓鑅父母墓
乾隆皇帝御賜韓鑅“福”字匾
珍藏于畢節市博物館的韓鑅書法作品(供圖/沈疆峰)
  韓鑅生于清雍正七年(1729),字序東,號蘭亭,順天大興(今北京市大興區)人,原籍貴州畢節。韓鑅為乾隆年間貢生,捐貲授通判,授河東河道總督,精通治河之事,多次修治黃河,防治水患,先后調任工部右侍郎、戶部右侍郎、兵部左侍郎,官秩為從一品,誥封榮祿大夫。在任期間,他非常關心百姓的疾苦,聲名在河南、山東等地遠播,生平事跡至今仍在畢節廣為傳頌。

  以農為務 耕讀傳家
  在敘述韓鑅的生平事跡前,有必要先考察他的家世。3月31日,在貴州省文史館館員、原畢節地區衛生學校退休教師吳長生老人的帶領下,記者拜謁了韓鑅的父親韓公廞墓及其墓志碑。
  乾隆四十七年(1782)七月十五日辰時,韓公廞壽終于韓鑅在山東濟寧的官署,享年72歲。次年,韓鑅奉旨偕弟韓鎮扶柩回籍,將其葬于畢節五里坪虎變山之陽。韓鑅父墓于2016年1月2日被畢節市政府公布為畢節市第一批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記者用樹枝扒開枯葉,墓碑連底座超過兩米高,立于乾隆五十二年(1787)孟秋,墓前有石桌,供祭祀時擺放貢品。墳頭荒草叢生,墓前是一片菜地,據吳長生推測,墓前還有石凳、石馬。墳墓前五米之處,立有兵部尚書李世杰撰寫、邑中晚學生劉湖沐手書的墓志銘。其銘曰:“維茲樹德,歷久彌彰;公其食報,厥后克昌;紫泥賁錫,墓頂焚黃;大德不朽,山湄增光。”墓志碑簡要地紀錄韓鑅的家世,略謂:
  “公畢人也,先世為西晉解梁旺族,入黔凡四世,世有隱德。祖諱會柳,父諱相周,皆業儒未顯。封翁伯兄公度,為邑庠生,后任廣東欽州通判。封翁生而穎異,豪邁英敏,年弱冠,以親老家貧,請獨理家政。楚、漢、滇、蜀間,馬跡幾遍。其侍膝下,奉意承志,能得父母歡。伯兄先艱于嗣,為之者再,生子二人。白首同居,友愛愈篤。其生平慷慨重然諾,好施與,有柳子厚之風……封翁諱公廞,字子輿,號梅臺,姓韓氏。生男二人,長韓鑅,現任河東河道總督;季鎮,國學生。生女二人。孫男三人,長天保,國學生,次天福、次天中,孫女五人。”(李世杰《皇清誥封中憲大夫例晉榮祿大夫梅臺韓公墓志銘》)
  據《光緒順天府志》記載,嘉慶九年(1804)八月十二日,韓鑅卒于京邸,享年76歲,葬于順天府薊州東一里北大井。在韓鑅的墓道前,立有神道碑,碑文由翰林院編修李宗昉(后官至兵部尚書、禮部尚書)撰寫,略謂:
  “公韓姓,諱鑅,字序東,別字蘭亭,貴州畢節人也。公以別駕入仕,揀發東河,超擢至東河總督。嘉慶四年,轉兵部左侍郎。純廟上賓,奉護裕陵,積勞致疾,得請告,并準入大興籍。九年八月十二日,卒于京邸,年七十六。配阮氏,早卒,葬本籍。繼聶氏,后公三載以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卒,年六十四。子一,樹猷。孫開泰,開景。卒之明年,樹猷以公及夫人合葬都城永定門外葛家廟。術者以為不吉。道光元年八月,開景卜改葬于薊州東門外北大井邨。”(周家楣、繆荃孫等編纂《光緒順天府志•地理志八•冢墓》)
  畢節市博物館藏有乾隆皇帝給韓鑅祖父母及其父母的誥封圣旨。乾隆三十六年(1771)十一月二十五日,乾隆皇帝誥封韓鑅祖父韓相周為“奉政大夫”,誥封韓鑅祖母阮氏為“宜人”,當時韓鑅任職河南懷慶府黃沁同知。乾隆四十二年(1777)五月初二日,乾隆皇帝誥封韓鑅父親韓公廞為“中憲大夫、例晉榮祿大夫”,誥封韓鑅母親彭氏為“恭人”,當時韓鑅任職江南淮徐海河務兵備道。
  韓氏在畢節注籍后以農為務,耕讀傳家,繁衍生息,生齒日繁。到了韓鑅這一代,已歷四代。曾祖韓會柳為入黔始祖。祖父韓相周,誥封奉政大夫。父親韓公廞,誥封中憲大夫、例晉榮祿大夫。大伯韓公度參加童試時考中秀才,曾任廣東欽州通判。韓鑅有弟兄二人,弟韓鎮。韓鑅原配為阮氏,早年逝世,葬在畢節本地。續娶聶氏,生子樹猷。孫男二人,長開泰,次開景。如今,在七星關區觀音橋街道五里坪社區,韓氏已歷十代,成為當地人口較多的姓氏。提起韓鑅的事跡,子孫們深感自豪和驕傲。
  
  疏河開淤 修治黃河
  韓鑅的生平事跡,《清史稿•卷三百二十五•列傳一百十二》有詳細的敘述,《韓氏歷史人物志》也有傳記,《清實錄》里多次提及他修治黃河的事跡。
  梳理韓鑅的生平事跡,簡要敘述如下:乾隆二十二年(1757),捐通判揀發河東,初任山東東昌府上河通判,三十二年(1767)遷沂州府同知,三十八年(1773)擢安徽潁州府知府,四十年(1775)遷江南淮徐海河務兵備道,四十六年(1781)授河東河道總督,四十九年(1784)授工部右侍郎,五十四年(1789)調戶部右侍郎,嘉慶三年(1798)調兵部左侍郎,六年(1801)“以年老休致”,九年(1804)八月十二日卒于京邸。
  韓鑅恪盡職守,疏河開淤,興修水利,捐資賑濟,深受百姓擁戴。乾隆四十六年(1781),韓鑅升遷河東河道總督,乾隆皇帝御賜“福”字大匾。3月31日,在觀音橋街道五里坪社區居民韓秉孝的家里,記者有幸見到這塊“福”字大匾。匾長231厘米、高77厘米,右邊題有“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字樣,左邊題有“賜河東河道總督臣韓鑅”字樣,正中間為“福”字,“福”字四周為龍的圖案,五條龍首尾相連,昂首作騰飛之狀,寓意“五福臨門”,圖案栩栩如生、雕工精致,“福”字下方為太陽圖案,寓意“沐浴皇帝的恩澤”。
  河東河道總督,全名為河南山東河道總督,簡稱“東河”,管轄河南、山東等地黃河、運河的防治,在山東濟寧州設有總河河道總督署,至光緒二十八年(1902)裁撤,歷時173年。據《清史稿•疆臣年表》記載,河東河道總督共有91任76人。
  韓鑅與陳輝祖、李奉翰都曾任過河東河道總督。據《清史稿•本紀十四》記載,乾隆四十五年(1780)二月丙辰,“調李奉翰為河東河道總督,陳輝祖為江南河道總督”。乾隆四十六年(1781)春正月癸卯,“以陳輝祖為閩浙總督,兼管浙江巡撫,督辦塘工。調李奉翰為江南河道總督,韓鑅為河東河道總督”,韓鑅接任李奉翰。
  當時,河南、山東的水患嚴重,防治較為困難,乾隆皇帝多次令大臣阿桂視察河南、山東河工。據《清史稿•本紀十四》記載,乾隆四十六年(1781)二月癸亥,“命阿桂勘視江南、河南河工”。夏四月辛未,“免安徽壽州等十二州縣衛、河南儀封等五縣水災額賦”。秋七月己酉,“河南萬錦灘及儀封曲家樓河決”;辛酉,“命阿桂閱視河南、山東河工”。庚午,“賑江蘇崇明等九州縣、河南儀封縣水災”。九月丁卯,“賑山東金鄉水災”。冬十月丁丑,“賑山東鄒平等二十九州縣、濟寧等三衛、永阜等三場水災”。乾隆四十七年(1782)夏四月戊寅,免山東壽光等五縣水災額賦。五月丁酉,召阿桂來京,命韓鑅、富勒渾籌辦河工。己亥,賑山東曹州、兗州、濟寧等府州,江蘇徐州、豐、沛等縣水災。辛丑,免河南祥符等六縣水災額賦。秋七月丙申朔,命阿桂仍督辦河工。乾隆四十七年(1782)七月,韓鑅丁憂,“己未,以何裕城署河東河道總督”。
  韓鑅任職河東河道總督的時間雖然短,僅僅一年七個月[從乾隆四十六年(1781)一月至乾隆四十七年(1782)七月],但任務繁重。他精通治河之事,擔當防洪大任,率民修河,歷時十余月,都在工地,從未回過家。修、防、堵、筑,各工并舉,大功告成。當時,他的父親在他的官署山東濟寧病危,他也未能回家探望。
  乾隆四十六年(1781)七月,黃河決于祥符焦橋;不久又決青龍崗等處,濁流橫溢。乾隆皇帝令江南河道總督李奉翰、大學士阿桂、山東巡撫國泰等前往會勘,工垂壩竟復潰。韓鑅認為南岸建堤堵截,欲回狂瀾使之北注,誠如圣諭必不能行,否定引水北流的意見。乾隆四十七年(1782)正月,韓鑅至微山湖北運河察勘,筑土堰、砦壩,使黃水漸消。歸青龍崗,復會阿桂等于蘭陽三堡改筑大堤,浚渠導水出商丘七堡,入正河故道。
  在河東河道總督任上,韓鑅勤于政事,聞父病,未及家侍奉,齊楚吳豫間百姓無不交口稱贊。“嗣君總制河東河道,適河決封,上達宸衷,欽使頻臨。修、防、堵、筑,各工并舉,嗣君獨肩鉅任,凡十余月,不遑寢處。大工將竣,封翁寢疾,諄諄傳諭:‘切勿以我為念,當勤王事。’國爾忘家,遺訓昭昭,余得寄悉。嗣封翁病劇,嗣君奏明回東省視,詎途中即聞衰哀訃。而嗣君哀毀骨立,猶仰遵遺訓,未敢遽請回籍。奉恩綸優恤,得偕弟扶櫬南歸,余適由湖南巡撫調任河南接辦巨工、不日工完。益知封翁之庭訓嚴明,益知嗣君入仕以來,由廳員府道而至總河,閱二十八年,凡事上臨民。持身接物,無一非本之庭訓也。嗣君歷官多年,家政整肅,聲稱遠播,齊、魯、楚、吳、豫之間,嘖嘖人口。”(李世杰《皇清誥封中憲大夫例晉榮祿大夫梅臺韓公墓志銘》)
  
  善作詩詞 工于書畫
  韓鑅平生好書畫,擅蘭竹,喜作行楷擘窠大書,在詩詞和書畫上頗有造詣,遺憾的是他的作品存世的不多。
  乾隆時期,士大夫喜好酬唱,常常聚會作詩。據嘉慶戊辰進士許嗣云在《芷江詩話》里記載,嘉慶三年(1798)二月初八和初九兩日,京師同人在劉秉恬(山西洪洞人,曾任兵部侍郎)的寓邸小聚,在座諸人共1004歲。參加聚會的鄉賢耆老有:75歲的紀昀,82歲的梁肯堂,72歲的趙佑,70歲的吳省欽、韓鑅、蔣日綸,69歲的金士松,68歲的衛謀,65歲的蔣賜綮、熊枚,64歲的慶桂,62歲的汪承霈,56歲的莫瞻菜,52歲的宜興,64歲的劉秉恬。
  “時當國家慶衍期頤屬在,臣工仰承庥眷,是以得同登萬壽寓,共享大年也。”席間,劉秉恬賦長律一首菇事感恩。是夕歸途中,紀昀先成詩一首,求和,韓鑅、金士松、趙佑、梁肯堂、吳省欽、蔣日綸、莫瞻菜、熊枚、慶桂、宜興、蔣賜綮、衛謀、汪承霈等人和其詩。韓鑅作《同人小集曉嵐宗伯歸途成詩次韻》,詩云:
  詞鋒料揀必精英,隔歲慚余句始成。
  形跡都忘新舊雨,談諧自見古今情。
  青樽恰借輕風送,白袷偏宜澹月明。
  欣際太平無一事,會聯真率過余生。
  宣統三年(1911),清代著名學者陳田(貴陽人,翰林院編修)得到時任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陳夔龍的幫助,在京師刻印《黔詩紀略后編》三十卷本,收錄了韓鑅的《同人小集曉嵐宗伯歸途成詩次韻》。近代徐世昌主編的《晚晴簃詩匯》,也收錄了韓鑅的這首詩。
  韓鑅的畫作,存世的不多。在清朝同治、光緒年間,韓鑅畫蘭為大家所推崇。著名古書畫鑒定家喬曉軍編著的《中國美術家人名辭典》(補遺一編)記載,“韓鑅,字序東,工花卉。(《歷代畫史匯傳補編》)”韓鑅善于繪畫蘭花,在當時頗有名氣。遼寧省遼陽縣博物館收藏的一座祝壽屏風上面,即有韓鑅畫的一幅蘭花。貴州省博物館藏有一幅黃國瑾墨蘭立軸,題款云:仿石倉、序東兩家筆法。
  韓鑅的書法作品,存世的也不多。著名文物專家和歷史學家朱家溍先生在其為故宮博物院主編的《歷代著錄法書目》里記載,韓鑅著有《佛說觀無量壽佛經冊》,藏于故宮博物院內務府,卷一,共82冊;《佛說觀無量壽佛經冊》,藏于故宮博物院內務府,補遺一,共82冊。
  韓鑅的書法作品,不與法縛、不求法脫,直抒胸臆,剛勁有力,氣象超然,頗見功力。畢節市博物館藏有韓鑅題贈其侄的一副楹聯,題于乾隆五十二年(1787)春仲,上聯是“落月欲分花上下”,下聯是“秋聲只在樹中間”,題款為“蘭亭韓鑅”,下鈐“韓鑅之印”“序東”印。在畢節名勝雙井寺,韓鑅題有“活水佛心”。清代彝族詩人余昭(曾任直隸州知州、候補知府)曾為雙井寺題詩二首,在《寓雙井寺題壁》尾聯“活水禪心相證印,暫勾留處也留名”自注:“寺中有韓侍郎韓鑅暫勾題‘活水禪心’四字,筆甚矯勁有神。”韓鑅制作齋名“畫錦堂”匾一塊,字跡剛勁有力,現存于七星關區觀音橋街道五里坪社區韓氏子孫家中。(本文寫作中,主要參考《清史稿》《清實錄》《光緒順天府志》《芷江詩話》《黔詩紀略后編》《晚晴簃詩匯》《歷代著錄法書目》《中國美術家人名辭典》等資料,得到了復旦大學文學博士劉宏輝、原畢節地區衛生學校退休教師吳長生、畢節市博物館館藏文物保管部主任沈疆峰等人的幫助,謹此衷心感謝。)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瓦伦西亚cevisama影响力 金多宝六?专家四肖8码白 云南11选5官方软件下载 黑龙江时时0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特碼王料 飞艇大小单双刷反水怎么刷 赛车游戏 捕鸟达人电脑版 深圳36选7走势图 排列3杀百位 抢庄牛牛棋牌下载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45 五分赛车开奖网 七位数所有历史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