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伦西亚cevisama影响力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紅色記憶 >> 在蕭克將軍家做客
在蕭克將軍家做客
作者:文|孔慶凱  發布日期:2019/4/15 閱讀次數:
1984年,蕭克將軍(左)與周平一合影(資料圖片)
蕭克將軍鼓勵周平一題寫的書贈(資料圖片)
  記得在1985年的初春時節,寒意還未退去,行署領導就帶領地區計委及有關部門負責人一行十多人到北京去爭取和銜接一批事關我區經濟建設的重要項目,我也隨同前往。我們在貴陽磊莊機場乘機,在空中顛簸了近四個小時,暈乎乎地到了北京機場,隨后打車到了三里河的國家計委,與曾來畢節考察過的張壽副主任聯系上以后,我們住進了國家計委的招待所。當時,招待所的設施還很簡陋,我們都住在不帶衛生間的能容納十幾個人住的大房間里,行署領導也同我們擠在一起。次日,我們到國務院辦公廳向白美清副秘書長進行匯報,然后到國家計委有關司局進行項目的銜接工作。與此同時,我母親也到北京出差,因為她身體不好,所以我二妹一路陪同照顧,她們住在省政府駐京辦事處。
  一天,剛吃完晚飯,母親打電話來說蕭克將軍邀請我們晚上去他家,要我在招待所等她們,別出去了。于是,我向單位領導請了假,在招待所等候。
  蕭克將軍是新中國的一位功勛卓著、文武雙全的開國上將。將軍出身貧寒,受其大哥影響,從小追求進步,十幾歲就投身革命,參加過北伐戰爭,是葉挺領導下的一名戰士;大革命時期,參加了湘南暴動,率領一支五六百人的起義隊伍第一個與毛澤東同志會師。將軍1932年僅25歲就擔任了紅六軍團的軍團長,一生經歷了無數次的戰斗,僅長征中,他自己記載的戰斗就有一百五十多場。將軍身先士卒、英勇殺敵、出生入死、浴血奮戰,身上重輕傷就有5處。將軍解放后曾任國防部副部長、訓練總監部部長。
  將軍還是一位作家、書法家和詩人,被稱為“軍人學者”。他寫于抗戰時期、完成于解放后的由解放軍文藝出版社出版的小說《浴血羅霄》曾獲1984—1988年度茅盾文學獎,被著名作家夏衍稱為中國當代軍事文學史上的“奇書”,深受廣大讀者贊譽。將軍的書法有很深的家學淵源,他從小就練就了一手好字,無論正楷還是草書、隸書,都有軍人剛健的風格。他對畢節懷有深厚的情誼,曾為畢節的“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川滇黔省革命委員會”“中國工農紅軍第六軍團政治部舊址”和“貴州抗日救國軍司令部”等幾處革命舊址題寫了館名,為畢節一中題寫了校訓。1998年,海天出版社出版了《蕭克詩詞書法選》,書中的詩文展現了將軍博大的胸襟。1995年將軍來畢節視察,重回他戰斗過的大方縣將軍山時,曾賦詩道:
  新場返轡將軍山,
  殲敵前鋒指顧間。
  橫掃黔中新奏凱,
  臨風把酒角聲闌。
  將軍山下槌金鼓,
  處女門前敵自紛。
  驀地迅雷飛彈雨,
  將軍山上立將軍。
  蕭克將軍的夫人蹇先佛是湖南慈利縣人,也是出身書香門第,在姐姐蹇先任的引導下,于1934年參加紅軍。長征到畢節時,曾參加宣傳和擴紅工作,是一位參加過紅軍長征、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老戰士,解放后曾擔任過電力部副部長。
  蕭克將軍及夫人與我外公周素園是在紅軍經過畢節時相識的,在隨后的長征途中生死與共,成為了親密的朋友、同事、戰友。將軍在《蕭克畫傳》(解放軍文藝出版社2002年出版)中專篇寫到了他與這位特殊戰友周素園從相識、相處到相知的交往情況。紅軍到達延安后,中央領導及賀龍、蕭克等常到我外公住處噓寒問暖、促膝談心。蹇先任和蹇先佛兩姐妹更是把我外公當親人,經常給他漿洗和縫補衣物。解放后,我們和蕭克將軍一家多有往來。
  要去蕭克將軍家的那天,我站在國家計委招待所門口等到傍晚七點過,一輛掛著軍隊牌照的轎車開過來,母親打開車窗招手叫我上車。我上了車,向駕駛汽車的解放軍同志打招呼后坐下,車離開招待所,在夜幕中向長安街駛去。經過天安門轉向西直門,大概行駛了半小時,進入了一條小胡同。在小胡同里又走了一段路,到了一個小四合院門口,駕駛員客氣地對我們說:“我們到了,請下車吧。”下了車,看到門前有兩位解放軍同志,其中一位見我們下車便上來打招呼,然后帶我們走進院子。
  這所院子比較窄,大概三四十平方米,正面是堂屋,兩邊是廂房,都是一層樓的老式平房。地面是青磚鋪成的,四邊用青石板鑲邊,房屋檐口處有幾根紅色的柱子支撐,屋檐下是長長的走廊。解放軍同志把我們引進堂屋,推開厚厚的木質門,跨過高高的木門檻,到了屋內。蕭克將軍和夫人早已在此等候,見我們進屋,便從左邊的木椅上起來招呼我們。母親上前握住蕭克將軍的手,又拉住了蕭夫人的手,相互問候。接著母親向兩位老人介紹我們兄妹。蕭克將軍伸過手來,我激動地連忙用雙手握住這位讓人敬仰的革命前輩的手,說了聲“首長好!”蕭夫人也向我伸手過來,我雙手握住老人的手,道了一聲“婆婆好”,我妹妹也跟著叫了一聲“婆婆好”,蕭克將軍讓我們在右邊的一排木椅(老式的木椅)上就坐。一位解放軍同志給我們一人沏了一杯茶便退出去了。
  母親與兩位老人拉開了家常,他們在閑談中,我環顧四周,見屋子有十多平方米,堂屋兩邊各有一道門,可能兩側都是臥室。屋子的正中間擺著一條大長案,上邊擺放著文房四寶,這是將軍日常練書法的地方。兩側有幾張椅子,兩張之間各有一張高腳茶幾。四壁掛滿了將軍書寫的詩詞條幅,整個堂屋顯得古樸素雅,其中的詩詞條幅不僅增添了屋內的儒雅色彩,字里行間更是體現了將軍對革命事業的無比忠誠和堅定的信念。將軍一生節儉樸素,屋內陳設也很普通。
  將軍一米七幾的個子,已是滿頭白發,身著一身灰色毛衣,外罩一件豆湯色的毛背心,下身穿一條藍色的褲子,腳穿黑色的布鞋,完全是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著裝。將軍精神抖擻,眼睛炯炯有神,身材魁梧、氣宇軒昂,雖然穿著便服,但將軍身上特有的軍人氣質令人一見就肅然起敬。蕭夫人中等個子,蓄著短發,也是滿頭花白,她身穿淺藍色毛衣、灰色棉布背心、黑布褲、黑布鞋,一身著裝簡樸,面容慈祥,一看就是一位賢惠的老奶奶,看不出是跋涉過千山萬水、經歷過千辛萬苦的堅強的女紅軍戰士。
  與兩位老人的交談中,將軍親切地問我在哪工作?我告訴將軍,在當地的經濟協作辦當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員。將軍問:“經協辦是干什么業務工作的?”我回答:“是當地為適應改革開放的新形勢設立的,是為引進資金、技術和人才牽線搭橋的一個專門機構。”將軍點點頭說:“是應該加大改革開放,向先進的國家、地區學習,多引進資金、技術和人才,才能把經濟搞上去。”他又轉向我妹妹,問她從事什么工作,我妹妹告訴他,是學中醫的,在醫院工作。母親補充說:“我身體不好,就讓她去學醫,方便照顧我。”將軍說:“一家人中,有從事醫務工作的,對一家人的健康是很重要的。”聊到最后,兩位老人殷切地叮囑我們:“要珍惜現在的美好時光,不忘老一輩浴血奮斗的艱辛,在自己的崗位上為當地、為國家好好地工作。”
  不知不覺一個多鐘頭就過去了,見時間已晚,母親起身提出告辭,我們也站了起來。兩位老人見挽留不住,就一直把我們送出了門,微笑著向我們揮手告別,汽車載著我們徐徐地離開了將軍的家。雖然在將軍家做客的時間并不很長,但他們忠誠正直、簡樸隨和的作風,以及給我們的諄諄教誨,永遠銘記在我的腦海里,時刻激勵并鞭策著我在工作上兢兢業業,在自己的崗位上努力工作,為改變家鄉貧窮落后的面貌盡自己的一份力!
  在新中國成立即將70周年之際,謹以此文紀念蕭克將軍和外公周素園、母親周平一,并遙祝蹇先佛老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作者系貴州省原副省長周素園的外孫、原畢節地區政協工委副主任周平一的兒子,曾任畢節地區行署副秘書長等職。)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瓦伦西亚cevisama影响力 森林舞会老虎机 新疆风采35选7开奖 龙之王国试玩 十二生肖总动员 北京赛车单双大小规律 昆虫派对APP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预测 阿里巴巴招聘 湖北楚天风彩30选5开奖结果 77777 黑绵羊咩咩叫送彩金 重庆欢乐生肖是什么彩票 街机象棋老虎机 丛林心脏援彩金